首页五金工具 › 风险导向审计实务探索

风险导向审计实务探索

作者:匿名1510次浏览

四是对手欺诈。这些国际银行利用其定价优势,恶意欺诈。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中信泰富最大盈利5150万美元,但是因为定价能力不对等,签订合同时,中信泰富就已经亏了1亿美元。

风险导向审计实务探索。【铝道网】如何降低风险是我们管理和经营的一项重要内容,特别是审人员更要从风险审计入手,它要求审计人员评估财务报表重大错报风险,设计和实施进一步审计程序以应对评估的错报风险,根据审计结果出具恰当的审计报告。
一、风险导向审计的模型
风险导向审计有两种模型,一是以传统审计风险模型“审计风险=固有风险×控制风险×检查风险”为基础进行的审计称为传统风险导向审计模型。二是以“审计风险=重大错报风险×检查风险”的模型为基础,以被审计单位的经营风险为导向的审计方法称作现代风险导向审计模型。现代风险导向审计模型在1990年代后期开始,在国际社会逐渐推行并被审计理论与实务界接受的。
二、风险导向审计在企业经营风险中的应用
企业经营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因此,应按照审计程序来进行分析和测试企业的经营风险。
例如:某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12月31日、2008风险导向审计实务探索。年12月31日、2009年12月31日,产品销售及存货余额如下:2007年
12月31日产品销售收入58120;2008年64700;2009年83640,存货2007年12月31日19160;2008年24710;2009年30070。其中原材料2007年12月31日19000;2008年24510;2009年29860;产成品2007年12月31日160;2008年200;2009年21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本公司存货余额较大,但原材料的余额比产成品的余额大得多,原材料是否为高额储备状态呢?审计人员按照一定的审计程序,分别对照2007年1月、2月,2008年1月、2月及2009年1月、2月的采购计划及需求订单进行测试,测试结果如下:
从上表可以看出,原材料一直处于超额储备状态,这将造成什么后果呢?我们通过对机会成本、仓储费用、变质损失及运输费用进行测试分析,得出如下表所示结论:
三年的合计损失1132(265+336+531)万元,损失是非常巨大。由此可以看出,通过对经营风险的分析测试,可以及早发现问题,提出降低经营风险的策略和方法。本公司的存货储备过高增加了机会成本、存储成本及运输成本,应该大规模削减采购计划,降低存货量,降低成本,从而降低经营风险。
三、风险导向审计对内部控制制度的管理和应用
例如中信泰富有限责任公司在澳大利亚西部经营着一个铁矿,为此,公司需要以澳元购买设备和供应品。为了减轻外汇波动的风险,从去年起,在没有经过董事会授权或集体决策的情况下,中信泰富某些管理人员开始购买澳元的累计外汇期权合约进行对冲。中信泰富在公告中宣称,9月初,公司察觉到合约的风险所在,于是中止部分合约,实时损失8亿港元。而按照目前澳元兑美元的汇率计算中信泰富手上尚未中止的合约,账面损失高达147亿港元。
2008年10月21日,中信泰富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因外汇期货交易亏损超过150亿港元。
截至2008年10月23日,随着澳元的不断贬值,中信泰富的亏损达到177亿港元。自2008年10月20日中信泰富发布正式公告的3天内,中信泰富股价剧烈下跌逾77%,股价从公告前的14.52港元一度跌至4.35港元,股价跌至自1991年1月以来的低位,中信泰富市值损失共计已超过200亿港元。
1、审计人员对其进行了风险评估分析,得出如下结论:
追求杠杆交易的高利润,忽视风险。
中信泰富在签订澳元期权合约之前,对澳元外汇走势没有做科学评估,盲目进行交易。
中信泰富在报告中称购买的累计期权是为了对冲外汇风险,根据公司预算,泰富每年需要16亿澳元,而其买入的外汇合约为90亿澳元。这说明泰富进行外汇交易不只是为了对冲风险,而是为了谋取暴利。
2、审计人员对其进行了风险控制活动分析,得出如下结论:
授权有问题或是涉及欺诈。有关重要岗位人员没有经过批准,擅自办理事关公司生死存亡的重大业务,其集团财务董事在未经主席批准下,进行有关外汇交易。授权审批控制要求企业根据常规授权和特别授权的规定,明确各岗位办理业务和事项的权限范围、审批程序和相应责任。
董事会对公司的重大决策缺乏监管。公司对于重大的业务和事项,应当实行集体决策审批或者联签制度,任何个人不得单独进行决策或者擅自改变集体决策,而其公司对外汇交易完由某些人说了算。
由以上原因可以看出,中信泰富有限责任公司没有认真进行重大业务风险评估和风险控制,其外汇交易大大超出了本身风险承受能力,导致公司出现了巨额亏损。所以应全面分析测试每一个步骤所存在的风险,提出降低风险的策略。

其原因就是中信泰富得到的1个看涨敲出期权的价值远远小于其送给交易对手的2.5个看跌敲出期权的价值。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合约是“公平的”,签订时合约双方没有现金支付,那么在合约签署时,其价值应为零,即合约双方都没有占对方便宜。但这笔合约,投行却占了非常大的便宜。

中信泰富之殇
“应该说,中信泰富的确有对冲外汇价格波动的真实需求。一些媒体指责其参与外汇交易有失公道,尽管其方法和工具不是很妥当。”张晓东并不完全认同此前媒体报道对中信泰富的指责。
他认为,中国作为制造业出口大国,同时又是资源相对贫乏的国家,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也绝非小数目。面对价格的剧烈波动,国内企业存在巨大的套期保值需求。

按历史波动率测算,既然中信泰富一份合约的损失为667万美元,那么整个15份外汇合约在签订时就损失约1亿美元。倘若波动率变大,如30%,亏损更将高达4.5亿美元。

但现实问题是,一方面国内企业巨大的套保需求得不到满足,另一方面,国内券商的业务开展被牢牢束缚,衍生工具又经常被误解为洪水猛兽,基本金融衍生工具迟迟推不出来,场外衍生品几乎没有。由于避险需求在国内无法得到满足,迫使企业只能选择与狼共舞:不少民营企业及境外注册国企通过国际投行参与衍生品交易,一些境内国有企业被迫避开监管涉足场外衍生品交易。

黄明强调,中信泰富签订的这类合约,在金融学上被称为奇异衍生品,含有复杂的“敲出障碍期权”、“双外汇选低期权”与“看跌期权”。这些产品,无论从定价到对冲机制上都很复杂,一般投资者根本不知道产品应如何估值,不知道如何计算与控制风险,因此很容易在高价买进同时,低估其潜在风险。而作为交易对手的投资银行或商业银行,拥有大量专业人才,对于衍生品的数学模型有多年研究,充分掌握估值与风险对冲技术。因此,交易双方存在严重的知识与信息不对称。单从定价角度考虑,与国际银行做复杂衍生产品交易,就好像普通人与乔丹一对一进行篮球比赛。

中投证券金融衍生产品部总经理张晓东向记者表示,“这些国际银行利用他们的定价优势,恶意欺诈。在合同签订之际,中信泰富就已经完全输了”。张晓东和他的团队在首席金融衍生品顾问、美国康乃尔大学金融教授黄明的帮助下,对中信泰富复杂的外汇衍生产品交易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计算,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现实。

“中信泰富等中国公司参与境外金融衍生品交易接连失利,彰显中资企业在对冲风险、寻求金融支持过程中的无奈与尴尬。”张晓东不无感慨地向记者表示。

三是工具错选。Accumulator不是用来套期保值的,而是一个投机产品。虽然企业需求各异,通常需要定制产品来满足其特定需求。但是在定制产品过程中,企业自身发挥主导作用,而不应是被动的角色。另外,在很多情况下,通过对远期、期货、互换、期权等进行组合,也可以达到企业特定的套期保值需求,而不必通过Accumulator。

12月2日,中信泰富公开披露的股东通函显示,过去两年中,中信泰富分别与花旗银行香港分行、渣打银行、Rabobank、NATIXIS、瑞信国际、美国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巴黎银行香港分行、摩根士丹利资本服务、汇丰银行、Calyon、德意志银行等13家银行共签下24款外汇累计期权合约。

据蒙特卡罗方法定价测算,按汇率历史波动率模拟,上述研究者高达十几万次的运算结果表明,中信泰富在签订这单笔外汇合约当时就亏损了667万美元。

二是量价错配。据报道,中信泰富在7月的前三周内,签订10多份合约。当澳元兑美元的价格走势对其有利时,最多需买36亿,而当价格大幅下跌时,则需要购入最多90亿澳元。而中信泰富的真实澳元需求只有30个亿,这是量上的错配。在价格上,中信泰富的选择更是糟糕。7月份,美次贷危机发展成金融危机,并逐渐转化为经济危机。石油、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开始下跌。澳大利亚作为主要的铁矿石、铝矿石和铜矿石等资源出口国,其经济必将受经济衰退的沉重打击。即使在当时看,澳元走软的可能性也很大。而新西兰的货币在今年5月就已经开始贬值了。

合约四大毒丸
黄明指出,导致中信泰富亏损的主要衍生产品是“含敲出障碍期权及看跌期权的澳元/美元累计远期合约”,以及更复杂的“含敲出障碍期权及看跌期权的欧元-澳元/美元双外汇累计远期合约”。中信泰富从这些合约中得到的,除了向上利润有限、向下亏损要加倍无限以外,更可怕的是,一旦每月利润超过一定额度,则交易对手可选择取消合同,导致仅有的利润也化为乌有。

一是目标错位。作为未来外汇需求的套保,其目标是锁定购买澳元的成本,也就是最小化澳元波动的风险。但是其签订的这些Accumulator合约的目标函数却是最大化利润,对风险没有任何约束。换言之,中信泰富的风险是完全敞开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电玩城 http://www.theeastsidemag.com/?p=7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